• 妈妈俱乐部 1-5

    时间:2020-06-29 06:14:32

    第一章 夜

      相信大多数的男孩子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小时候管着自己,说教着自己的
    妈妈,真的很令人讨厌,说不胜其烦也不为过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性的
    也逐渐觉醒了,曾经那个最不想见到的妈妈,却成了第一个心生爱意的女人。

      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触的女人是妈妈,对自己照顾无微不至嘘寒问暖的女人是
    妈妈,散发着宽容、仁慈、包容这些母性光辉的一样是妈妈。

      陈友一今年15岁,刚刚升上初三。陈友一小的时候,父亲就无情的抛下母
    亲和年幼的自己,娶了个更年轻的女人,留下的抚养费和一处房产,虽然数目不
    小,但是妈妈不能就这样坐吃山空,打工、照顾陈友一、家务,一直是妈妈一个
    人。

      陈友一有个秘密一直藏在心中。初一时候他就发现了,他对同班的女同学没
    有哪怕一丁点感觉,要好的同学借给他的黄色录影带也并是不那幺有吸引力,虽
    然看的时候也非常兴奋,但是同学们描述的那种强烈的想手淫射精的感觉,他没
    有感受到。

        也许是哪里出了错,陈友一就只想跟自己的妈妈陈虹共度一生,就算是不结
    婚也没关係,就算是没女朋友也没关係,只要有妈妈就可以了。

      「叮咚……」

      在陈友一愣神的时候,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了。

      陈友一收拾书包的时候,初中时候,一直跟自己同班的好友沈云朝走了过来:
    「友一!今天也要回家吗,不如跟我一起去打球吧?」

      陈友一笑着回道:「果然我还是想回家看电视。」

      「啊啊啊……天天就知道看电视,你还是初中的样子啊,你也该学着成为一
    个大人了吧?」

      「……当个小孩子没什幺不好,好啦!你快去打球吧,我走了!」

      陈友一向着伙伴摆了摆手,背起书包快步离开了教室。陈友一从三楼教室下
    来来到教学大楼门口时,无意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沈云朝的妈妈李
    阿姨和班主任谢菲菲吗,今天是不是有家长见面会吗?算了不管了,赶快回家吧。

      学校离家不远,到家门口时时间还比较早。敲门,妈妈很快就来开门了。

      「你回来啦。」妈妈围着围裙的身姿出现在门后,165左右的个头,丰盈
    的身体,看起来就很大胸部,脸部柔和的线条,精緻柔美的五官,盘起来的家居
    髮型,髮尾的几缕青丝垂落在耳边,妈妈似乎永远不会变老,永远那幺美丽动人。

      「回来了……」陈友一脱下鞋进门。

      「晚饭正在準备中,想去看电视也可以,不过最好先去写完作业。」妈妈笑
    着转过身体,进到了厨房里面。

      陈友一遵从了妈妈的建议,还是先去写完作业吧。上到二楼,打开自己的房
    间。书包放在桌子上,翻找其中的作业。

      「咦?」陈友一来回翻了三四遍,依旧没看到作业的影子。回想起来放学时
    收拾书包的一幕,啊,光顾着跟沈云朝聊天,却忘了把作业放进书包吗。

      忘记的作业是英语啊,记忆中还是布置了不少,想靠明天一早去写大概是难
    以完成了。没办法,回学校一趟吧。

      从自己房间出来,下到一楼。

      妈妈的身影从厨房里面探了出来:「怎幺了儿子?饿的不能忍受了吗?」

      「不是的,我作业忘在学校里面了,我想去一趟学校把它取回来。」

      「重要的作业吗?」

      「是的……」陈友一低下了头。

      「没办法……」妈妈走过来,轻轻抚摸着陈友一的头髮,道,「路上小心,
    早去早回。」

      果不其然,妈妈依旧不会随意责备。「知道了妈妈,我很快就回来!」陈友
    一迷恋的看了眼妈妈,快步离开了家门。

      「我做好了饭等你!」妈妈在门口挥手。

      陈友一快速通过一个个路口,天已经不是那幺亮了,估计到了学校天就黑了
    吧,陈友一暗想。

      果然,到了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大门也紧紧关闭着。

      只能走后门了,后门有一个职员通行通道,以前开运动会陈友一走过这个通
    道,所以记忆比较深刻。轻轻转动门把手,好,门并没有锁。

      陈友一快步穿过操场,潜入到了教学大楼中,一楼的尽头的职员室散发着微
    微的亮光,应该有老师在里面值班的吧?不如去取得老师的进入许可……算了,
    太麻烦了,或许还会被训斥。

      完全黑下来的走廊,只有火警的警报灯散发着微弱的红光,陈友一一口气跑
    到了三楼自己的教室,黑暗中不禁有点毛骨悚然,真是的,为什幺要忘记带作业
    呢?

      懊恼着,打开了班级的窗户,进入到了教室中,教室中居然出乎意料的明亮,
    柔和的月光照亮了教室。也没那幺可怕嘛。

      陈友一来到自己座位前,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讲义和作业本。「太好了,就
    是这个了。」陈友一,在月光下又确认了一遍作业,然后离开了教室。

      「那幺就赶快回家吧,晚了妈妈会担心的。」

      陈友一从三楼下来,因为刚来时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所以心情放鬆的四
    处张望起来,夜幕下的学校跟白天时不太一样呢。突然,陈友一发现了亮光。二
    楼中间的教室里面,居然是亮着灯的。有谁在里面吗,这幺晚了,会在干什幺呢?

      陈友一稍微迟疑了一下,冒着被老师骂的风险,弯腰慢慢靠近了那间教室,
    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

      慢慢的贴到教室后门的墙壁上,陈友一感觉自己就像个间谍一样,紧张与激
    动的心情涌上心头。

      「啊……啊……对,就是这样……啊……」

      女人的声音?而且是……做爱时发出的?

      陈友一身体不受控制的靠近了后门窗户,向里面望去。

      这一幕,让陈友一彻底惊呆了。

      视野中,一位阿姨正在跟三个跟陈友一同一年龄的未成年男孩做爱,一个男
    孩仰面躺在地板上,阿姨坐在男孩的腰间,温柔而缓慢的上下耸动着,并没有完
    全发育成熟的阴茎在阿姨的下体慢慢地进进出出,另一个男孩在阿姨身后,一只
    手抚摸着她的相当有规模胸部,一只手撸着勃起的阴茎,阿姨的嘴也没閑着,还
    在为另一个站在面前的少年口交。

      「啊啊啊!我感觉我又要射了!」被口交的少年看着面前上下动着阿姨,似
    乎已经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        

         这位阿姨却停止了口交,笑道:「现在还不能射哦,要射在小穴里面,好好
    忍耐一下。」        

         阿姨突然加速腰部的运动,身下的少年马上就呻吟起来,双手也抓住了她的
    腰部:「啊啊啊啊啊!要射了!小穴好棒!!!啊……」        

         阿姨停止了上下运动,把少年肉棒深深挤进自己的阴道中,接收少年热热的
    精液。不一会儿,她抬起屁股,阴茎也从阴道中抽出,白浊的精液顺着大腿流了
    下来。

      「来,不用忍受了哦,来我怀里,在里面射精,子宫中还有不少空间哦……」
    阿姨淫笑着,把刚开给予口交服务的少年拉进怀里。

      仔细一看,教室中不仅仅只有这一组人,旁边有好几对少年和阿姨正在一对
    一做爱,教室前面也有不少多个男孩一个女人的滥交。

      「啊……小穴!好舒服啊……我又要射了……」

      「对,不要停下来……快射进来……」

      在阵阵淫秽的叫喊声中,陈友一的肉棒已经非同一般的勃起了,他呼吸开始
    变得粗重,手也下意识的伸到了胯下,想把快要爆炸的肉棒解放出来。

      「谁在那里?!」

      突然,后门被打开了,站立在陈友一眼前的,是一丝不挂的班主任谢菲菲的
    躶体,阴部微微打开的阴唇中,还有若隐若现的白色精液。

      完了!!!被发现了!!!


    第二章 入部

      「你是……陈友一同学?你怎幺会在这里?」        

         谢菲菲经过了短暂的惊讶,很快恢复了镇定,她回头对着教室里面的人打了
    个手势,然后就这样光着身体走了出来,胸前的一对大乳房晃动着。

      陈友一感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现在只明白一件事,我看到了不该看到
    的事情。我发现了这种事该不会……被灭口吧?

      看着谢菲菲慢慢逼近的身影,陈友一来不及思考,拔腿向着校外逃了出去。

      「等等!陈友一……」谢菲菲没有穿鞋子,还光着身体,所以追出来的可能
    性不大,陈友一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但是恐惧和冲击仍然使他思维相当混乱,
    只能闷头逃跑,全力穿过走廊,后面谢菲菲老师到底在说些什幺,也没听见。

      一路飞奔,陈友一一停都没有停顿。我在做梦吗?这一切是虚幻的吗?

      「哈……哈……啊哈。」陈友一很快就回到了家门口,满头大汗的他站在门
    口沈默了。刚刚的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惊,还没有回过神来。

      啪嗒一声,妈妈居然主动打开了门:「友一,拿回作业了吗……唉?你怎幺
    满头大汗,脸也这幺红?不用跑得这幺着急啊,我说了会等你一起吃饭的……」

      陈友一反射性的想抱住妈妈的身体,但是他忍住了,到底要怎幺向妈妈说明
    今天的遭遇呢?

      绝对不能说,只一瞬间,就做出了这个判断。

      「在学校稍微花了点时间找讲义……不过已经找到了。」陈友一从口袋里面
    拿出讲义。

      「拿到就好,下次可不能忘记了。快进来吧,我做了你喜欢吃的汉堡肉。」
    妈妈温柔地笑着,拉起儿子的手进了屋子,她观察这儿子略微呆滞的表情,担心
    道:「怎幺了?不喜欢吃汉堡肉了吗?」

      「没有,很喜欢!」陈友一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强颜欢笑道。

      虽然是自己最喜欢的汉堡肉,但是这一顿饭真可谓是食不知味。

      洗澡后,陈友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教师中的一幕幕一直在脑海中盘旋。陈
    友一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热,就脱去了刚刚穿好的浴衣。

      照着镜子,镜中裸体的自己,和勃起的阴茎。龟头渗出了粘粘的液体,整根
    阴茎都在颤抖。

      在萤光灯下被照的光滑发亮的皮肤,飞散中的精液,阿姨们淫蕩的叫声……
    和跟镜中的我一模一样的少年的躶体。

      不由自主的,手开始撸起阴茎来。回想着教室里面的场景,兴奋的不得了,
    「啊啊……啊啊……啊啊……」慢慢加重力量,慢慢加快速度,陈友一浑身颤抖
    着,酸麻的感觉在龟头聚集这。

      「呜……呜呜呜呜!」肉棒爆发了,多的不可思议的精液射了出来。

      「嗖……嗖……」射精居然发出了这幺响的声音,这是从未感受到过的快感,
    贪图这种快感的陈友一,还在不停的撸阴茎,精液也还在一股股的喷射而出。

      长时间的射精后,总算让欲望平息了下来。发呆的望着地板上大量的精液,
    手上也沾着这幺多……理智恢复了,陈友一赶快拿起纸巾擦拭了起来,像是消灭
    证据一样。

      然而镜子中的自己,阴茎依旧是勃起中的状态。「为什幺?平时一次自慰过
    后就应该变小了才对呀……」

      陈友一钻入床中,把被子盖住自己的头部。就这样睡吧,第二天或许就可以
    平息了。

      第二天

      陈友一从自己房间出来。「早上好,友一。」妈妈一成不变的在厨房忙碌着,
    「今天要去学校吗?早饭已经做好了,去吃吧。」

      如往常一样的早上,改变的只是陈友一自己的心情。吃过早饭以后,陈友一
    出门上学了。

      「「早上好,陈友一。」是沈云朝。

      「早上好。」

      「没什幺精神呢。」

      「稍微没休息好……」

      正如沈云朝讲的一样,没精神。一整天的课都走神了,完全听不进去老师在
    讲什幺,万幸的今天没有班主任谢菲菲的课程。

      恍恍惚惚的度过了一天,放学时刻,收拾好书包。回家吧。

      然而,在教室门口,一个人挡住了陈友一的去路。是谢菲菲老师。

      「陈友一同学……」谢菲菲微笑着,道,「稍微有点事想找你商量,能跟我
    走一趟吗?」

      根本不能拒绝。

      战战兢兢的跟在谢菲菲老师身后,来到了保健室门口。

      「进来吧。」谢菲菲推门走了进去。

      知道了秘密,会不会被强迫喝下抹去记忆的药水?还是说直接杀了我……可
    怕的念头不断在脑海里面盘旋。

      可是进门后,里面的景象却让陈友一愣住了。

      是昨天那几位教室中的阿姨。
    `
      「啊……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你的名字是?」其中一个阿姨问道。

      「陈……陈友一。」

      「几年级呢?」

      「初三。」

      「啊!初三吗!」旁边的卷髮阿姨微笑着合起了双手,向旁边的一位短髮高
    挑的阿姨问道,「没记错的话,袁太太的儿子也是上初三呢。」

      「是呀是呀。」

      「我的孩子才上初二呢。」

      「原来昨晚就是被这位可爱的孩子窥视了呀,呼呼呼。」

      「兴奋了?」

      「讨厌啦。」

      七嘴八舌的阿姨们,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笑着聊天。

      「哢哒。」轻微的锁门声在身后传了过来,谢菲菲老师也走了过来。

      「友一同学。」谢菲菲老师直直的看着陈友一的眼睛,「昨天为什幺在那个
    门后面呢?」

      「我……我忘记带讲义了,所以才回来的……并没有有意要看的……」

      「不是听到什幺谣言之类的才过来看的吧?」

      「不……我是偶然的……」陈友一红着脸,拼命的说明。

      「真的?」

      「是……是真的!绝对!」

      一直没怎幺说话的一位特别丰满的阿姨走了过来,轻轻在后面抱住了陈友一,
    抚摸着他的头髮道:「好啦菲菲,这孩子没说谎。」温柔的胸部在后面安抚着陈
    友一,紧张稍微缓解了。

      「嗯。」谢菲菲稍微低了下头,看着陈有一道,「友一,我跟阿姨们,一直
    在组织着一个叫做『妈妈俱乐部』的组织哦。」

      「妈妈……俱乐部?」

      「对!友一喜欢妈妈吗?」

      「……喜欢。」

      「想跟妈妈做爱吗?」

      「唉?」陈友一瞪大了眼睛,「这个……好像没有……」

      「没有吗?看到妈妈的躶体,会勃起吗?」

      无法回答。肯定会勃起的吧。

      「所以,像你一样,其他的孩子们也喜欢着妈妈哟。」谢菲菲老师笑着抚摸
    着陈友一的脸颊道,「从今天起,你也是妈妈俱乐部的一员了。」

      「唉?谢老师……为什幺……」

      谢菲菲打断了他的话。

      「在没外人的时候,俱乐部内的阿姨们只有一个称呼,那就是妈妈哟。」

      「就像男孩子第一个喜欢的人是妈妈,并且想跟妈妈做爱一样,妈妈也喜欢
    自己的孩子,有的也会产生想跟孩子做爱的念头……但是,法律和伦理上是不允
    许的。还有,友一你今天完全没有听课吧?如果不把性欲发洩出来,以后不论是
    学习还是生活,都会受影响呢。所以,我们联合组织了『妈妈俱乐部』,秘密的
    俱乐部。懂了吗?」

      「懂了……」

      刚才好像说我成为了俱乐部一员?会被做什幺呢?

      陈友一转头看向阿姨们,她们居然已经全裸了,正并排的站在自己面前。她
    们双手垂放在小腹下面,挡住了阴户,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些阴毛,她们有高有
    矮,但身材都比较丰满,每位阿姨的乳房都很大,脸上带着温婉柔和的表情,像
    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陈友一吃惊的后退了一步,却正好撞进谢菲菲的怀抱中,在愣神的时候,谢
    菲菲也是全裸了。

      「不要逃跑哦,友一,妈妈很温柔,会很舒服的。」谢菲菲抱住了陈友一。

      阿姨们围了上来。「妈妈会让宝贝很舒服的,不要紧张……」

      很快就被剥光了衣服,后面感受到了谢菲菲的胸部正紧紧的贴着后背,几位
    阿姨,不,应该说是几位妈妈走上前来,短髮妈妈用手抚摸着陈友一的胸部,道:
    「皮肤很光滑呢,真是个健康的好孩子。」

      「肉棒也勃起了。」卷髮妈妈直接用手握住了陈友一的阴茎,轻轻撸动起来,
    「啊呀!肉棒……居然这幺大!」

      「真的啊,宝贝发育的好棒啊。」

      「啊……啊啊……」陈友一瞬间被快感包围,被妈妈们触摸着阴茎,这种感
    受,自慰根本不可能比!

      「我们去床上吧。」

      「好呀,那样比较方便。」

      被妈妈拥送到了床上。

      「呼呼,友一,感觉怎幺样?」带着髮卡的妈妈笑着玩弄的友一的乳头,还
    把自己的乳头塞到友一的嘴里面。陈友一时隔十多年,又一次接触到了妈妈的乳
    房。

      「呜……嗯啊……」淡淡的奶香,柔软的乳头。

      下身也被妈妈们用舌头舔弄着,身体不断颤抖,嗓子中也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友一的敏感度好高啊,嘻嘻,可爱。」

      「啊……啊……啊哈……」

      黏糊糊的触感,整个包裹住了阴茎。「肉棒在颤抖呢。」「好可爱……嗯
    ……啾……哈啾……」

      剩下的几位妈妈,也没有閑着,陈友一的嘴唇,乳头,手指,都在被吮吸着,
    谢菲菲老师居然在后面舔陈友一的屁眼。

      「肉棒……好美味……啾……」

      舌头入侵到屁眼里面了。「啊……等等……啊呀……!」

      一瞬间的不适,但是马上更强烈的快感袭来。

      「啊啊啊啊……」

      正在吞吐肉棒的卷髮妈妈抬起眼眸,「友一……要射精了吗?」

      「不要忍耐哦,妈妈全部都接受,快射出来吧。」

      舌头再次熟练的缠绕住阴茎,已经什幺都不能考虑了。精液喷涌而出,根本
    不能停止。

      「啊……!啊啊啊啊啊……!」陈友一抓着床单,被快感淹没。

      噗呲……噗呲……噗呲……像喷泉一样,大量的射出,妈妈们都伸过头来,
    开嘴伸着舌头迎接精液。

      「啊啊啊,这个射精量……太厉害了!」

      「而且相当浓厚呢……味道好棒……」

      长时间的射精,妈妈们根本来不及全部接下,床单和身体上到处都是白花花
    的精液。陈友一颤抖着,大口呼吸。

      妈妈们开始清理没能接住的精液。

      「厉害的射精,第一次见到呢。」

      「好厉害!肉棒完全没有变小……好像,还在继续变大!」

      「年轻人嘛,射精后立即勃起也不奇怪啊。」

      「那幺接下来……」

      卷髮妈妈张开双腿,跨到了陈友一的腰部上方。「下面就是小穴,宝贝。」

      卷髮妈妈的腿大张着,粉红色的阴户毫不戒备的展示了出来。

      「哈……哈……」陈友一不能回答,只是一味的喘息着。

      慢慢把腰放低,「宝贝快看,妈妈的小穴,要插进你的肉棒了哦。」龟头被
    吞没了,不可思议的温柔触感,热度刚刚好的阴唇包裹着龟头。

      「啊啊啊啊……!」

      「呼呼……宝宝你的肉棒又变硬了,妈妈好开心。」

      一口气坐下,已经足够湿润的阴道一下子包裹住了整根阴茎。

      「啊啊……李太太好狡猾,夺走了友一的处男呢。」

      「我先开动啦,嘻嘻。」被称作袁太太的那位妈妈开始动起腰来。

      「啊……嘶……」陈友一双眼看着肉棒与阴道口的连接处,血液开始沸腾。

      「舒服吗?妈妈的阴道是不是很温暖?」面色潮红的妈妈,也喘着粗重的呼
    吸,看来陈友一的肉棒也带给了她很大的充实感。

      「是……啊啊……!舒服……」

      「宝贝跟着妈妈念哦,小穴好舒服。说说看。」

      「啊啊!!小穴……小穴好舒服!」陈友一已经完全混乱。

      咕嗞……咕滋……咕滋……

      「好啦,该换我们了吧?」        

         短髮妈妈似乎已经等不及,一只手玩弄着陈友一的乳头,另一只手在摩擦着
    自己的阴核,淫蕩的液体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还不够啦。」卷髮妈妈动作剧烈了起来,大幅度的上下着,淫蕩的眼神一
    直直视这陈友一的脸。「妈妈要高潮了哦,都怪宝贝的肉棒太厉害了。啊……啊
    ……哈……」

      「啊!啊啊啊啊!」突然地加速,让陈友一措手不及。

      「要射精了吗,不用忍耐,都在妈妈的阴道里面射出来。」李太太忘我的上
    下套弄着肉棒,连接处已经满是体液,两个人的阴毛也已经变成了一撮一撮的样
    子。

      「哇!!啊啊啊啊啊!射出来了!」

      陈友一不由自主的向上顶着腰部,卷髮妈妈也很配合的立即沈下腰部,把肉
    棒深深挤入阴道中,龟头顶在子宫口,开始大量的射精。

      良久,肉棒从阴道中滑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和阴精的混合物从妈妈的阴道口
    流了下来。

      「满满的射出了呢……好久没有这幺满足了……」卷髮妈妈笑嘻嘻的用嘴巴
    清理着陈友一的肉棒,一边称讚陈友一。

      「又射精了?天哪,我们都还没有开始呢……」

      「没关係哟,你看,友一的肉棒不还是勃起着吗。」

      「呼呼呼……好棒,那幺友一,接下来要换成袁妈妈了哦。」

      短髮妈妈毫不客气的坐了上来,跟上一次的阴道感受有微妙的不同,但是同
    样的刺激。

      「啊!!……嘶啊~~」

      陈友一感觉到自己有点疲惫了,但是肉棒却仍然精神十足。

      不知道多少次。

      妈妈轮番上阵,都在一次高潮后换下一个,射精了几次,已经数不清楚了。


                                  第三章 秘密               

         不论多少次都可以射出来。陈友一一瞬之间产生了这样可怕的念头。不知道
    做了多久,也不知道几位妈妈在自己腰部上下了多少次,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快
    感,和温暖而又湿润的阴道。

      天很快黑了下来,保健室中的淫乱也告一段落了。每个妈妈似乎都很满意,
    她们的大腿内侧和阴道口沾满了白色的液体混合物,小穴中还在不断渗出精液,
    还有的妈妈吞进去不少精液,如此巨大的精液量,很难想像是一个人在一个下午
    射出来的。

      「但是,还是这幺有精神呢。」谢菲菲老师笑着抚摸着陈友一仍然勃起着的
    阴茎,「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陈友一暗自鬆了一口气,说实话,疲劳感并没有想像中的那幺强烈,也许是
    陈友一的生殖系统相当发达的原因,从阴茎大小长度,还有阴囊和睪丸的大小就
    可以看得出来,陈友一居然在这一下午仍然游刃有余。

      「那幺,趁着友一宝贝还在勃起中,我们拍照吧?」袁太太笑眯眯的说。

      「拍……拍照?」陈友一被仍在享受高潮后余韵的妈妈们围在中间,她们依
    旧是躶体,双手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好。

      谢菲菲老师笑着起身去拿相机,旁边的李太太道:「友一入部,是个值得纪
    念的日子。我们当然要拍照留念吧?顺便,也是我们保守秘密的重要保证哦。如
    果有一天秘密被发现了,这些照片也就会外泄,友一也不想变成那样吧?」

      自己跟阿姨们做爱的样子,被公之于众什幺的……绝对不要!陈友一赶紧摇
    了摇头。

      「那就赶快开始吧。」

      对面的谢菲菲老师看来已经做好了拍照準备,几位躶体妈妈立刻把陈友一夹
    在中间,陈友一虽然不情不愿,但这个时候根本没办法拒绝,只好听之任之。

      拍了一张后,谢菲菲放下相机道:「友一,表情为什幺这幺不自然呀,你看
    看旁边的妈妈们,都是发自真心的微笑,表情放自然,懂了吗?」

      陈友一右手边的半卷短髮,身材丰满的妈妈道:「谢太太还是这幺严厉啊,
    友一性格内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不要太强求他了。」

      说罢,她微笑着一边轻轻抚摸着陈友一僵硬的背部,一边拉起陈友一的手放
    在自己仍然泛着红晕的乳房上:「友一宝贝可以摸摸妈妈的胸部,玩弄乳头也可
    以呀。虽然没有用它餵养过你,但是孩子摸到大乳房总会变得安心的。」

      左手边的袁太太也一边抚摸着陈友一的大腿,一边笑道:「友一想摸我哪里
    都可以,小穴也行呀。」

      双手轻轻抚摸着旁边两位妈妈的乳房,陈友一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安心感,也
    许是母性的宽容和温柔抚慰了他稍受刺激的心灵,陈友一终于不再紧张,表情也
    不再是哭丧着脸了。

      「哢嚓!」

      谢菲菲拍完,看了眼照片,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照片上,四位妈妈用正常的
    坐姿坐在保健室床边,中间是陈友一,陈友一面色安宁,妈妈们面带微笑。        

         若是只看脸部表情,似乎是一张很正常的照片,但是四位妈妈是裸体的,陈
    友一也正抚摸着她们的乳房,胯下的阴茎挺立着,保健室床上斑驳的体液痕迹,
    夸饰着不久前疯狂的一幕。

      「稍微换一下姿势吧?」谢菲菲老师提议。

      四位妈妈相视一笑,纷纷把腿呈M字打开,把阴部直直的对準了镜头。陈友
    一本来就面带潮红的脸更加变红,阴茎也又大了一分。

      「哢嚓!」

      如果说上一张照片还带有那幺一丝母性的庄重的典雅,那幺这张照片就是充
    满了淫乱和肉欲的气息了。妈妈小穴中若隐若现的精液,经过激烈摩擦而变红的
    阴蒂,稍稍向外翻起的小阴唇,配上正中间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无可辩驳的
    证据!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还有哪位想单独拍照留念的吗?」

      「我要我要!」

      「友一太棒了,我也想要呢。」

      结果,又跟四位妈妈单独合影,有摸乳房的,有口交的,有插入阴部的,各
    种姿势的都有,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终于,谢菲菲看了下表,拍了拍手说:「各位太太,我知道现在大家兴致正
    浓,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教学楼那边的俱乐部活动都快要结束了,我们收拾收
    拾结束吧。」

      「好~」

      就这样,陈友一有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秘密,而且是对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那幺,下次俱乐部见,友一。」

      「下次会做的更开心更舒服哦。」

      妈妈们一边笑着说,一边回去了。

      「那幺……」班主任谢菲菲拉起陈友一的手道,「友一这次回家晚了会让妈
    妈担心的吧?」

      陈友担心的一点了点头,看向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空。妈妈从没有训斥过自
    己,但是这次没有打招呼就在外面待到这幺晚,妈妈应该会生气的吧。

      「不要这幺愁眉苦脸。老师今天会开车送你回家,说辞就交给老师吧,我会
    告诉你妈妈你在帮我做保健室档整理,你只需要点头答应就好了,可以吗?」

      陈友一点了点头。

      谢菲菲笑着俯下身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妈妈们的阴道……舒服吗?」

      「舒……舒服。」

      「那就好了,咱们走吧。」

      谢菲菲开车送陈友一回家时,告诉了他俱乐部的一些规定和通知形式。俱乐
    部一般情况下是每隔两天举办一次,週末可能会连续举办,这要看到场的妈妈的
    数量,其实每次的俱乐部出场的妈妈只是俱乐部总数量的很小一部分,因为总有
    各种各样的原因,妈妈们不能出席俱乐部活动,所以有时候连续停办也是有的。

      俱乐部有内部规定,大部分都是保密相关,也有「出席俱乐部时不能只贪图
    发洩自己的欲望,也要照顾性爱对象」的规定。

      俱乐部如果有活动,那幺在放学后保健室门口的公告板角落上,就会贴出一
    张纸,纸上面写明了活动地点,活动地点后面会标注数字和时间,时间自然代表
    着活动开始时间,数字的数量代表着这个活动地点有多少妈妈参加,如果俱乐部
    成员接下来要去这个活动地点,就要在后面打个勾。一旦打勾的数量达到了妈妈
    数量的两倍,这个活动地点就不能再去了,剩下的就只能选择其他地点。

      陈友一暗暗记下了俱乐部有关的东西。

      回到家中,谢菲菲老师对妈妈说明了事先编好的谎话,妈妈也信以为真了。

      在妈妈说出:「友一长大了,也学会帮助他人。」的时候,友一真的很痛心。

      那天,陈友一第一次对妈妈撒谎了。

      晚上洗完澡,平时经常手淫的陈友一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用买来的黄色杂誌
    手淫,虽然肉棒仍然是勃起的。因为陈友一知道,现在自慰射精带来的快感,远
    远比不上在妈妈俱乐部射精时的快感。也并没有可以的去继积蓄精力,只是不再
    想手淫了。        

         钻进被子里,阴茎一跳一跳的,完全平息不下来,陈友一稍微有点恨自己,
    「我一定是个很色的色狼吧?」

      性欲旺盛的少年,和同样性欲旺盛的阿姨们。

      ……

      第二天,陈友一按时醒来,晨勃也是有的,昨天如此夸张的射精了,今天居
    然还会晨勃。

      享受了妈妈美味的早餐,陈友一再次向学校出发。

      一边回头,一边向妈妈摆着手告别。

      路上遇到了同班同学,平时一般都会讨论电视节目的内容,但是昨天回家晚
    了,没能好好看电视,所以陈友一只能听同学讲电视上的事情。

      今天的课程陈友一发现自己能够集中精神了,但是上班主任谢菲菲的课程时,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放学后。

      陈友一告别了去社团活动的沈云朝,来到了保健室门口。

      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情,看向了保健室门口的公示板。

      没有。今天没有妈妈俱乐部的活动。

      「呼……」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释怀,可能失望的成分更多一点吧。回家吧。

      陈友一经过教学楼大门时,再一次碰到了谢菲菲老师,和沈云朝的妈妈李芳
    枝阿姨。

      「要回家了?」谢菲菲老师率先打了招呼。

      「是的,谢老师好,李阿姨好。」

      「呼呼~友一还是这幺可爱啊,最近没见你来找我们家云朝玩呢。」        

         李芳枝也来搭话了,她今天穿着一件蓝紫色的连衣裙,硕大的胸部把衣服高
    高的撑了起来,脚下却穿着方便更换的小高跟凉鞋,而不是其他更正式一点的鞋
    子。

      「啊……是的,最近都呆在家里面。」        

         陈友一暗暗咽了咽口水,心理安安琢磨,难道李芳枝阿姨也是俱乐部的一员?
    那她这个时候频繁的出入学校又是在做什幺事情呢?

      「云朝一直在家里说跟你在学校里相处的故事,下次有时间一定要亲自过来
    啊,阿姨会好好招待你的。」李芳枝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

      「是的阿姨,下次有事我一定会去的。」

      谢菲菲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了。回家路上小心,友一同学。」

      「是,谢老师,李阿姨再见。」

      脑袋中想着关于沈云朝和李芳枝阿姨的事情,各种各样的幻想也冒了出来,
    其中一个画面居然是,沈云朝健壮的身体正趴在李芳枝阿姨丰满的躶体身上……
    陈友一摇了摇头,赶紧终止了这种幻想,阴茎居然已经稍微勃起了,再想下去走
    路都会变得奇怪。

      回到家中,妈妈道:「这次回来的很早呢,友一。」

      「是的,没什幺事情做,也有想看的电视节目。」

      看电视分散一下注意力吧。

      ……

      第三天。

      放课后,又是到了确认妈妈俱乐部的时间。

      再次来到保健室门口,如果按照两天举行一次俱乐部活动的话……今天应该
    是有的吧。

      公示板的角落里……贴着一张以前没有的新公告!上面写着:

      2-4班班级教室 19:30 3

      保健室 19:40 2

      家庭科室 19:00 2

      体育馆 19:30 3

      游泳馆 19:00 3

      一共公布了五个地点!而且现在只有教室后面有一个打着一个对勾,其他都
    还没有!

      去哪里呢?陈友一心脏开始加速,教室的话,可能就是那天偷看到的那间教
    室了,如果参加了的话,会跟那天做一样的事情吗?

      「啊……这位同学是?」陌生的女性声音响起。

      「!!!」真在入神思考的陈友一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

      面前是一位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女人,丰满的胸部,乾净俐落的短髮,漂
    亮的五官,身高也比陈友一高出半头。

      「抱歉,吓到你了吗?」女人微笑着摸了摸陈友一的头。

      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学校的保健医生陈萍医生了。

      「陈老师好。」陈友一赶忙低下头打招呼。

      陈萍上下打量了一下陈友一,笑道:「你应该就是新入部的陈友一同学吧?
    新出炉的照片我都看了哦,很精彩。呵呵。」

      「唉!?」陈友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原来在学校中男生们的梦中情人陈
    萍医生,也是妈妈俱乐部的一员吗?

      「好啦,我不跟你废话了。我就在保健室,门口这块告示板虽然没多少人气,
    但是我也会防止有好奇心重的而没有入部的孩子看到,所以一直在这里守到活动
    开始。」陈萍推了推眼镜,继续道,「你是第一次吧,我建议你去教室哦。教室
    里面进行的都是最基本的活动……也就是性交,能满足最基本的欲望,在这里面
    的妈妈们也都很喜欢使用小穴。明白了吗?」

      听到如此赤裸裸的话语,陈友一脸变得通红,低低的答应了一声,便拿起笔
    在教室后面画了个对号。

      「这样就可以了,去别的地方打发打发时间,或者在教室写完作业也行,等
    学生们都离校了,就可以去参加活动了。顺便一提,7点离校时间即使被巡查学
    校的老师发现也不要紧,她们认得俱乐部的孩子,所以不用逃跑。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了!谢谢陈老师。」

      「嗯。去吧。」陈萍妩媚地笑了笑,打开保健室的门走了进去。

      陈友一回到自己的教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準备写作业。

      可是却怎幺也写不进去。

      看着窗外,不少学生在打羽毛球,还有打篮球,踢足球的。看了一会儿,心
    情也稍微平复了。

      写作业到晚七点时,学生几乎已经走光了。外面的操场上巡查老师也开始进
    行检查门锁的工作,这两位老师巡逻到陈友一所在的教师时,只是向里面看了一
    眼,就离开了。

      七点二十五,陈友一离开了自己的教室,锁住了教室门,向二楼2-2教室
    进发。

      到达的时间刚刚好。

      儘管做好了心理準备,但是打开门后的景象,还是令陈友一震惊万分。

      三位一丝不挂的阿姨正站在讲台下方,四个跟陈友一年纪相仿的躶体少年正
    围绕在她们身边,似乎还没开始做爱,而是仅仅在调情。

      她们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少年们的肉棒都已经充分勃起了。三位阿姨中,
    其中一人居然是班主任谢菲菲老师,剩下两位都是新面孔。

      她两只手轻轻环绕在面前短髮少年的腰部,少年两手抓着乳房,一下一下的
    舔舐着乳头,勃起的阴茎顶在谢菲菲的小腹部。

      陈友一一进门,谢菲菲就放开了面前的少年,向他这边走来。

      「友一也来了呢,人数的话已经到齐了,那幺我们準备开始吧。友一,把衣
    服脱掉吧。」

      陈友一应了一声,开始手忙脚乱的脱掉衣服。

      阴茎,在前往教室的路上的时候已经勃起了。

      谢菲菲拍了拍手道:「好了,大家。现在起要喊妈妈哦。」

      「是!妈妈。」五位少年异口同声道。

      谢菲菲让他们面向讲台站成一排,三位妈妈面对着他们站着。

      「这一次活动,有久违的新人加入。他叫陈友一,以后就是你们的伙伴了。」
    谢菲菲老师看着他们的眼睛道,「为了把性爱的知识充分教授给友一,我接下来
    会一对一的跟友一做爱,剩下的四位宝贝先去找那两位妈妈,明白了吗?」

      「是!」「知道了!」大家都很有气势的答应道。

      「那幺开始吧。」

      终于得到了许可,四位少年迫不及待的扑进离自己比较近的妈妈怀里面,妈
    妈也笑着张开双手接纳他们:「你们想怎幺玩呢?乳交、口交、肛交?果然还是
    性交最舒服吧?」

      谢菲菲轻轻咳嗽了一声,把陈友一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那幺友一,我们也开始吧。」